<noscript id="g6sai"></noscript>
<optgroup id="g6sai"><small id="g6sai"></small></optgroup>
<optgroup id="g6sai"><small id="g6sai"></small></optgroup><optgroup id="g6sai"><small id="g6sai"></small></optgroup>
<optgroup id="g6sai"></optgroup>

“我和我的祖国·亲历故事”征文选登 | 薪火相传 同心筑路

发布日期:2019/10/15 11:10:07 浏览:

我出生在改革开放的初期,我随祖国共同成长,我参与并见证了我国公路的高速发展。说起“我”和“路”的渊源,就必须要提我的父母。父母是成千上万个筑路人中最平凡的那个,他们见证并参与了我国公路发展的变迁。他们为了交通事业“献完青春,献终生;献完终生,献子孙”,如今的我,也正在用自己的实际行动诠释着“父母修路我护路,父母筑路我养路”的传承!

从两岁开始,我就和他们一起辗转在堆砌着钢筋、砂石和混凝土的筑路工地上,作为新修道路上最年轻的初位体验者,我用稚嫩的眼光见证了工人们播撒着汗水一次次平整翻掘过的土地,用滚烫的油状沥青为土路穿上崭新的黑衣。

1984年新荣区孤山到堡子湾的三级路、1985年新荣区磨复其湾到内蒙古丰镇的二级路,1997年原平到太原的高速路。我以“路二代”的身份参与修建了一条三级路、六条二级路和两条高速路。很有幸在1993年至1996年历时三年的时间里,见证了太旧高速东西两段的修建,亲眼目睹了山西为全中国打开的第一扇高速之门。

2004年,我大学毕业留校,与一群比自己小两三岁的孩子们共度了三年的美好时光,引领着一群孩子从莽撞少年成长为有志青年。尽管万般不舍,终需要说再见,2007年我送走了我的第一批学生,同年也开始了有一次抉择,是返回故乡还是继续留校,前方招唤我的是温馨的家、是传承的大旗,后方等待我的是可爱的学生们。在经过千万次的思想斗争后,我选择走上我的父辈们曾经奋斗过的岗位,并且也决定,从此以一名高速人的身份,继续传承那份对路的坚守。

从上世纪80年代灰头土脸的羊肠小道到如今四通八达的高速公路,在这些路的不断变化中,我深深地体会到了祖国日新月异的变化,也深深地感觉到了这些路象征着一个民族的崛起与强大。

我不知道流星能飞多远,也不知道樱花能开几度,但是我相信在薪火相传的这条道路上,我会继续秉持父辈认真负责的工作态度和无怨无悔的奉献精神,我会怀揣着最为朴实和坚毅的梦想,与千千万万公路人一起将天堑化作通途,让一条条我们守护的大路通向幸福的方向!(作者:李红芳大同北分公司)


大宝娱乐dabao66|官网